维京百科-百科知识和生活经验大全网站

维京百科

降价死

2021-10-02 01:51分类:财经 阅读:

 


概述
近乎每一年,国家发改委(计委)都要管一管药品市场中的高价现象。但

降价死

降价死的背后是利益魅惑在作怪

讽刺降价死的漫画

可是药店到市场采购后发现,70%的“老药”尤其是降价药早已没了进货渠道,“老药柜台”一问世就处于难以为继的窘境。这是药品加盟商在作祟:调底价格减少了加盟商的价值空间,而每一个药企都有很多个加盟商,他们的惯用手法是“停止供货”和“药品重生”:伴随降价药消失,一夜之间又生出了不少“新药”,如已经不容易见到的一般红霉素药品,“重生”服务市场上有47种名字,价格是一般红霉素的10倍,“其实它们有什么区别就是添加剂不同,但只须换了名,仍能得到‘新药’批准,每一次降价给百姓带来的利益都被加盟商们飞速消化。”
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赵博文说:“从1997年到2006年,政府对药品降价次数多达19次,降价金额近400亿元,其降价范围之广、频率之高、力度之大都是史无前例的。但这么大力度的降价,百姓还是没得到多少便宜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疑难病症专家委员会委员赵学铭说,不论哪种药,只须一宣布降价,不久就会在市场上消失。据悉,之前一些药品降价后,便销声匿迹了,取而代之的是价格更高的相同种类药。
不过针对此种现象,2011年有多个省的发改委表示要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督检查,譬如四川发改委特别强调称,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督检查,对调整价格后药品销售数目产生明显变化的,要会同有关部门准时进行调查,发现存在违法行为的,准时予以纠正,情节紧急的要追究有关负责人的责任。对不实行公告规定的,依法严肃查处。市民若发现经营者超出公布价格销售药品,可拨打12358举报。实质
“老药”变“新药”的背后,实质是“老药”变“新价”。譬如一种名为巴米尔泡腾片的药品,其实就是阿司匹林改的,但价格却从几分钱一片变到了1块钱一片,“老药”“新药”一字之差,价格却相差几十倍。 就其本质,恰是规范设计的缺点。与通常消费品不同,药品的特殊属性决定了药品的生产、流通具备肯定的社会公益性质,不可以完全靠市场调节,药品价格也不可以完全走市场化道路。即便在高度市场化的国家,也有国家基本药物规范作为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的支撑。国家基本药物规范就是由国家根据安全、有效、必需、价廉的原则,拟定基本药物目录;政府招标组织国家基本药物的生产、采购和配送,保证基本用药,严格用管理,减少药品成本。用形象的比喻,就是以“有形之手”从源头上把基本药物的价格管住。缘由

垄断经营

“降价死”是中国药品市场的独有特点。这与中国时下实行的药品生产和销售规范不无关系。中国有六七千家药品生产厂家,在生产方面,这个数字表征着激烈的角逐近况。但在“无形的手”有哪些用途下,生产范围绝不是诱发“降价死”的重要原因。中国药品的销售组织还主如果以医院为代表的医疗机构,而这部分机构又绝大多数被国有体制所垄断。医疗机构的垄断经营管理模式决定了他们在选择药品时的强势地位,他们当然想选择高收益药品而放弃降价的药品。

利益的驱动

表目前形式上,就是很多医院存在很多“吃回扣”的现象。大夫为了“回扣”故意开高价方、开秘方,从而疏远本应占领市场主体的底价药。药品价格越低,越是卖不出去,这是由于老百姓对于药品的消费一直处于被动状况,因为有回扣、收益魅惑,大夫自然开那些收益高的药品,价格低、收益小的药品也就极少能为百姓用。加盟商和医疗机构不进降价药、底价药,药品生产企业也就只好停止生产。 比如用于增加免疫功能的“胸腺肽注射液”,进口的700元一瓶,合资生产的200元一瓶,国产的五六元钱一瓶,药效基本一样,但因为医院用国产药只有几毛钱的价值,所以基本不拿货,长此以往,国产的“胸腺肽注射液”就将被淘汰。

体制问题

目前实行的“医药不分”的体制,使药品销售与医疗机构和大夫之间发生了直接的经济利益关系,这种利益把药企和大夫拉向了“价重于效、价高于效、价先于效”的道路,促进他们向利益倾斜,不改变这个体制,百姓仍要吃高价药。

新药审批不严

中国每年几乎都要批准1万多种新药。一种新药的申报资料至少要1米多高,假如1万种都是新药,资料厚度就有10公里高,审批职员不可能在一年内看完这么多的资料,现在所谓的‘新药’并非新研发的药,而是老药换了身新衣服。解决手段

处方药政府定价

中国现行的药品定价机制,一是市场定价,再一个就是政府定价。即纳入医疗保险目录的药品是政府定价的范围,由物价管理部门拟定最高零价格;没纳入医疗保险目录的药品,价格由生产者说了算,企业如何说,物价部门就如何定。而纳入政府定价的药品数目仅占国内全部上市药品数目的10%,其余的基本上是市场定价。可以说,价格虚高的药品大都是市场定价药品。处方药政府定价,至少有两大好处。第一,禁止了药企乱定价、乱价格,使药价渐渐回归理性。此前,广东实行 “网上限价推广竞价阳光采购”,一家企业生产的肺宁丸(0.2g)价格为36.68元,结果被专家“砍”到0.13元,降价幅度达99.66%。市场定药价之害,可见一斑。第二,切断了降价药“变身”后路,有益于防止药品“降价死”。

体制改革

政府定价也只不过拟定最高限价,在“以药养医”体制下,15%的加价权仍在魅惑着医疗机构偏爱高价药。因为不同企业加工工艺、剂型、包装、水平品牌、生产本钱不尽相同,相互之间在进入医疗机构时又存在着激烈的角逐,因此药价最后不只有差异,而且可能差异非常大。即便药价透明了,医疗机构用药不合理、选择高价药的矛盾也没彻底解决。
“以药养医”还可能致使药企不正当、无序角逐,产生医疗腐败之祸。为使药品顺利进入医疗机构,如此那样的提成、回扣必然增加药品的本钱,而这部分本钱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无一例外地还要落在患者身上。所以要让药价真的体现其价值,仍须痛下决心,改变“以药养医”的医疗体制。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PACO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

关注我们

    维京百科-百科知识和生活经验大全网站
返回顶部